賬號:
密碼:
 
  • 返回: 報行天下

    第四百九十二章 宮變

    :,     蕭靖的人生似乎總是“在路上”。

        披星戴月地趕了半個多月的路,這天傍晚他總算在城門關閉前進了瑞都。

        眼見著快到夏府了,心里正期盼著和老婆孩子團聚的他忽然感覺事情有點不對頭。

        街上的行人很少。此刻離宵禁還有段時間,他一路上又經過了許多平時很是繁華的路段,但看到的人卻比往日少了很多。

        除此之外,整個城里都有種莫名的氣氛,讓蕭靖感到了一陣陣莫名的不安。

        出于安全考慮,他馬上就派了手下去打探情況。

        誰知,老天也有意幫蕭靖的忙:那人才離開不到一盞茶的時間,再明顯不過的異狀就在眾人的眼前發生了:

        皇城的方向起火了!

        “快,先回府!”

        眼見著離夏府已是咫尺之遙,蕭靖一馬當先沖在了最前面。如果京城發生什么異動,他最放心不下的當然是愛妻與幼兒。

        到了側門前,他下馬叫了許久的門,里面早已如臨大敵的護衛們才把他迎進去。

        “夫君!”

        才走進院子,蕭靖就聽到了一聲滿是喜悅的嬌呼,夏晗雪的倩影也映入了他的眼簾。

        今天,她與平日有很大不同:一向溫柔似水的小嬌妻這次身披軟甲、手執長劍,讓人看到了便會在心中贊上一聲:好一個英姿颯爽的女中巾幗!

        夏家的家祖是武人出身,看來這份驕傲還是流淌在夏家血液之中的!

        “抱歉,雪兒,為夫回來晚了。”蕭靖快步上前,關切地道:“京里可是發生什么事了?”

        無論他多么思念家人,這會也不是一敘別情的時候。

        “夫君沒事就好。妾身此前曾派人示警,讓人告訴您先別進城,想來卻是走岔了。”夏晗雪吁了口氣,沉穩地道:“妾身也是中午才收到密信,言及有人要在京城作亂……”

        她看了一眼宮城的方向,那邊已經升騰起了肉眼可見的滾滾煙塵:“此刻已然事發,卻不知宮里那邊怎么樣了。”

        蕭靖私下張望了一番,會意的夏晗雪馬上道:“爹爹領了旨意在外省宣撫,怎么也還要七、八天才能回來。”

        岳丈大人不在啊,難怪要雪兒出來主持大局。

        不過,蕭靖對此一點也不擔心。

        雖然夏鴻瀚不在,但夏老太爺那只老狐貍還在京郊窩著呢。

        只要他在,沒人能翻得了天去。

        再說,成為夏家的姑爺后蕭靖就接受了家里的“培訓”,現在他對府里那些四通八達的密道知道得一清二楚。萬一事有不諧,帶著一大家子人毫發無傷地逃出去也不難。

        蕭靖點了點頭,道:“可知是何人因何緣由作亂嗎?”

        夏晗雪搖頭道:“妾身愚鈍,對此一無所知……府里的幾位先生看了些消息之后也沒什么頭緒,只是說此事不像是皇室中人所為,否則這般行事未免也太過草率了。”

        蕭靖溫言道:“夫人勿要自責。岳丈大人不在,你每日將府中上上下下的事務操持得井井有條已極為難得,哪里還有閑心去管那些紛繁復雜的情報?你是天下間難得的賢內助,又不是包管一切的世外高人,這事又怎能怪你?”

        夏晗雪甜甜一笑,繼而收起笑容正色道:“夫君,妾身早些時候已打探過了,京城及周邊的各營兵馬都沒有什么異動。此事處處透著詭異,您還要小心些才好。”

        蕭靖想了想,道:“既如此,就以不變應萬變吧。宮中到底如何,稍后應該有消息傳來,我們只要耐心等待就好。”

        正說著,忽然有下人過來稟報:“小姐,姑爺。外面來了一位公公,說是要見家里主事的人。”

        蕭靖和夏晗雪對了望一眼。說曹操曹操到……嘿,來得真是時候!

        很快,蕭靖就見到了來人。

        說起來還是熟人——往年有恩賞的時候這人因負責傳旨而來過幾次,蕭靖還記得他姓黃。

        “黃公公此來所為何事?”蕭靖客氣地拱了拱手,面帶憂色地道:“我看宮闕的方向似有事發生,不知到底……”

        黃公公迫不及待地打斷了他的話,用力跺腳道:“蕭大人啊,眼下都火燒眉毛了,您還有閑心在這悠哉?府里現在是您做主么,快點齊人手隨咱家進宮護駕吧,宮里的貴人已是危在旦夕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呦呵,“大人”都出來了?

        蕭靖不過是個芝麻綠豆大的散官,這黃公公平時礙著夏家的面子才高看一二,可如今這聲“大人”叫得無比自然,連半點扭捏之態都沒有。

        由此可見,他真的著急了。

        蕭靖眼中精芒一閃,關切地道:“黃公公莫急,您不把事情說清楚,我連點底細都不知道又怎好貿然行事?”

        黃公公焦急的臉上漸漸現出了不耐煩。他沖上前一步拉住蕭靖的衣袖,急道:“宮中有人作亂,許多宮人和侍衛都卷了進去,其勢不小……現在明白了吧,還要咱家怎么說?給你一盞茶的時間,召集人手趕緊隨咱家走,這是陛下的口諭,難道你敢抗旨不成!”

        蕭靖不動聲色地撥開了他的手,淡淡地道:“黃公公勿怪。夏家是有些人手,但滿打滿算不過近百個護院,就算過去了也是杯水車薪。京里的豪門望族上上下下養了好幾百號人的沒有幾十戶也有十幾戶,既然有旨意讓您外出求援,那您為何不去找他們?

        嘿,當下外面的形勢這么亂,我又怎敢隨意帶人奔赴皇城?公公若只帶來了口諭,請恕蕭某無法從命。如今岳丈大人不在,這家全憑我當著……沒有圣旨的話,在下也不能聽風就是雨,實在抱歉。”

        黃公公聞言被氣得眼中冒火,額頭上也冒出了黃豆大的汗珠:“豈有此理!好你個蕭靖啊,連陛下的旨意都不管不顧,咱家看你……看你是要造反啊!看在夏侍郎的份上再多說幾句,陛下已被人逼入絕境,倉促間上哪里給你擬旨去!咱家也是費勁九牛二虎之力才跑出來的,你可別把好心當成了驢肝肺……”

        他口沫橫飛的在哪里說著,一旁的蕭靖只是冷眼旁觀。

        不得不說,這家伙的神色似乎有些……慌張?

        

   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,建議收藏本站。



   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,如有侵犯版權,請來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處理。











    26选5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