賬號:
密碼:
 
  • 返回: 神啟者說

    第六百一十一章 人或有雙面?


        “巽以行權,風自從心。”諸葛臥龍的手輕輕一抖,碗里的酒液像是得到了招呼一般,躍動出一道弧線,紛紛落到了劉德面前的另一只酒碗里,“這是先天功法,驅使他的并不是精神,也不是氣血。”
    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劉德也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術法,心中莫名生出幾分肅穆。
        “是資格。”諸葛臥龍微微笑道,“只有夠資格的人,才能讓他們聽命,這世上的精神修行者雖然也有人可以到達頂峰,截斷水流,傾覆山峰也不是做不到,但若想讓水流順著自己的心意去流淌,讓山峰隨著自己心意崩塌,卻必須得有讓它們聽命的資格才行,這就是先天和后天的區別。”
        劉德有些不明白。
        諸葛臥龍看著發怔的劉德,咧嘴一笑補充道:“我可以教你。”
        劉德皺著眉頭看著諸葛臥龍:“為什么?你應該看得出來,我修行的是氣血,這種玄之又玄的東西,不是我的長處。”
        “看來你還是不懂。”諸葛臥龍大笑起來,光著腳在地上站直了,這時候劉德才發現,原來諸葛臥龍的身形比他還要高些,甚至可以說是十分偉岸了。
        酒壇子里的酒已經不多,不過還是能倒出來淺淺一碗,諸葛臥龍分了分,正好一人半碗,隨后舉起自己的那一碗:“喝了這一碗酒,我們就算是朋友了,我教你怎么得到自己的資格,你幫一幫我的忙,怎么樣?”
        即使今天的劉德回想起那一天,其實也有些疑惑,不知自己當時為什么就會那般輕易地答應了諸葛臥龍,或許是因為當時他的臉雖然很臟,但笑容卻極為干凈,好像一個涉世未深的大孩子?
        接下來的日子里,劉德終于開始跟著諸葛臥龍修行先天法術。
        其實劉德對秦軻說的巽風之術只不過是一種糊弄的說辭,他真正學的是坤法,這種脫胎中八卦中坤卦的先天法術,從一開始就讓他沉浸其中無法自拔,加上諸葛臥龍的善加指導之下,他入門這項法術不過只用了三個月時間。
        也是這三個月時間里,他結識了關長羽和張翼,更認識了諸葛臥龍找來的另外一個幫手。
        那個人叫趙子云。
        爐火微微被風所吹動,秦軻靜靜聽著到這里,有些疑惑地道:“趙子云是誰?我怎么好像從來沒有聽說過?”
        在秦軻想來,劉德、關長羽、張翼,如今都是滄海國的有名人物,既然如此,這位趙子云也不應該默默無聞才對,只是這些年,他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,難不成這個人并未出仕朝堂,而是歸隱山林?
        不知道怎么的,一張桌子前正喝著酒的關長羽居然嗆了酒,咳嗽起來。
        劉德看了關長羽一眼,知道他是在擔心自己,伸出一只手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,示意自己沒事的同時,對秦軻道:“你當然沒有聽過趙子云,但當年他是真正的少年天才,直到如今,唯一能跟他媲美的人,應該也只有荊吳的那位大將軍,但即便是高長恭,恐怕也做不到在二十二歲就踏入宗師境界。”
        劉德的神色變得有些黯然,繼續道:“之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名字,是因為他在十幾年前就死了……”
        “啊?”秦軻不可抑制地驚叫出聲,“這又是怎么回事?”
        或許是因為提起的這件事情讓劉德的心情過分沉重,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喝下了半碗黃酒,才帶著沉痛的語氣道:“他死在北方,在那片滿是兇獸的極北之地……而殺死他的人……正是你的師父,諸葛臥龍。”
        幾乎是下意識地,秦軻立即開口反駁道:“不可能,我師父不可能殺人!”
        在他眼里,他的師父永遠是那個在院子里坐著,喜歡陽光,喜歡鼓搗花花草草,對于村子里任何人的問題都知無不言,言無不盡的溫和先生。
        這樣一個人,怎么會親手殺死自己的至交好友?
        “不可能么?”劉德緩緩閉上了眼睛,手指輕輕地在桌面上敲擊著,似乎也是在思考這個問題,“其實有些時候,我也覺得不太可能,如果可以,我真希望是我看錯了。”
        但當劉德重新睜開眼睛的時候,眼底只有堅定:“但事實是,我并沒有看錯,子云正是死在他的手里,他本人也從來沒有否認過這件事。從那天開始我終于明白,對于諸葛臥龍而言,我們這些人,都不過是他實現目的一件工具而已。”
        秦軻的臉色微微蒼白,望著劉德臉上認真的表情,確信劉德并不是在說謊。
        而他,也不是沒有做過這種猜測。
        師父當初為什么會選擇救自己?
        那片荒原之上,并不僅僅只有自己一個人正在絕望之中等死,甚至他靠在那方斷壁邊只剩下一口氣的時候,不遠處還傳來了野狗撕咬之下一個孩子發出的痛呼聲。
        而在兩人頗具戲劇性地相遇之后,他真又是真的因為想好好照顧自己,所以才會偏居一隅,決定了默默無聞地留在稻香村嗎?
        那他后來為什么又要狠心地用一具空棺來打發自己?
        葉王陵墓只是解釋了前一個問題,卻還無法解釋后一個問題。
        也許真實的師父和自己想象中并不完全相同,甚至在很多地方,會呈現出完全相反的樣子。
        有些答案揭曉,并不總是會令人欣喜和信服的。
        正當秦軻想要問清楚細節的時候,馬嘶聲卻打斷了他的話語,把原本因為溫酒而變得溫馨的空氣變得凝重起來。
        盡管今天的稻香村里正坐著幾位大人物,但稻香村這種地方十分偏僻,此時外面傳來的響亮的馬嘶聲,顯然不是普通的馬可以發出的。
        隨后是一聲猛烈的撞擊聲,似乎有人踹開了院子的大門,正走著進來。
        “我去看看……”原本在替慶嬸灶臺里添柴的季叔下意識想要走去打開廚房的門,卻被慶嬸牢牢地拉住了手。
        曹孟和關長羽放下手中的酒碗,交換了一個心照不宣的眼神,嘴角各自都有幾分高深的笑。
        “巴哈度,噶骷顱把犢牛……”蠻人的話語響起在院子里,白皚皚的雪地之中,幾匹狂奔后的高大戰馬發出了微微的喘息聲。
        ,慶嬸趕緊捂住了自己想要發出尖叫的嘴巴,季叔也同樣緊張起來,看著走過來安慰的秦軻,低聲道:“你也不要說話,估計是蠻人路過來搶些東西,我們只要啥也不做,他們搶完東西就會走的。”
        慶嬸聽到這里,突然忍不住開口道:“哎呀……金子!阿軻帶回來的金子……還沒來得及瓦罐里去!”
        “別管什么金子了。”季叔愁眉苦臉地道:“說到底現在整個郡都是滄海的天下,我們就算有金子也沒地方花去。”
        “我去看看。”秦軻搖搖頭,倒不是想要去保什么黃金,只是想弄明白這些蠻人到底在做些什么,反正有劉德和關長羽在這里,今天他們這邊肯定吃不了什么虧。
        似乎是因為炊煙的關系,蠻人們幾乎直奔廚房而來,當廚房大門洞開,風雪灌入的同時,幾個身穿獸皮盔甲,身材高大的蠻人已經站在了門口,當先一人背負著一柄幾乎有秦軻那么高的長弓,眼里透出野獸般攝人的光芒。

   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,建議收藏本站。



   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,如有侵犯版權,請來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處理。











    26选5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