賬號:
密碼:
 
  • 返回: 秦初白羽

    第2689章 你是渣渣

        邪王主宰沒有跟秦初碰撞過,不知道秦初的實力,但天魔主宰和炎雷主宰清楚,所以知道邪王主宰信心滿滿的進攻,其實也很難拿下朱雀圣王城,場面很可能是邪王主宰進攻失敗,或者是兩敗俱傷,他們希望看到的是兩敗俱傷。

        “按照邪王主宰他們的行動速度,一個月左右的時間,就差不多趕到朱雀圣王城,大戰就會開啟。”天魔主宰估算了一下時間。

        “晚點我們再接近一些,得到消息了,我們就出手干他們一下。”炎雷主宰開口了,他心里恨,他現在的修為境界倒退,是被秦初打的,有機會打回來,他自然是要報復,這也是萬魔界的利益。

        無邪山之巔是一個大平臺,比較適合戰斗,秦初幾人弄了一個大帳篷。

        高山之巔,勁風凜冽,不過吹不動獸皮大帳。

        大帳內,輝月收拾了一下,擺上茶桌泡了茶。

        拿出誅邪劍,秦初輕輕的擦拭著,接下來他要試試誅邪劍的新能力了,誅邪劍煉化了噬魂鐵后,還沒有經過實戰檢驗攻擊靈魂的殺傷力。

        “秦初,你這武器很霸道,主神境巔峰層次!”看著秦初手中的誅邪劍,商千墨開口了,在天界高等武器、秘寶太難得了,她使用的神境武器,還是在古遺跡中獲得。

        “還不錯,吃了我很多材料,晉升到了現在這程度!”收劍入鞘后,秦初開口說道。

        “想培養出一把主神境的武器,太難太難了,首先要有器靈,另外就是大量的稀有材料,我的護身秘寶吃了大量的材料,可也才剛剛進入主神境。”商千墨開口了,身為主宰,一些事她自然是很清楚。

        在交流中,秦初幾人等候著邪王主宰等人的到來,這一戰對秦初等人來說很重要,贏了,那么天界的大局面能穩住,朱雀圣王城也會沒事;如果頂不住,那么大局面就崩盤了,朱雀圣王城也要面臨著再次被毀的危機。

        沒有讓秦初等人久等,他們到了無邪山的第八天,邪王主宰等人出現了,原本他們可以在無邪山側面穿插而過,但通過契機感應確定了秦初等人在無邪山,就直接朝著無邪山之巔沖擊,戰爭打得是人,弄死了秦初等人,那么就等于提前掌控了天界大局,天魔主宰和炎雷主宰是病老虎,邪王主宰并不看在眼里。

        駕馭著大型飛舟到了無邪山之巔,邪王主宰帶著另外三位主宰出現了。

        秦初幾人已經在帳篷前等候。

        “囚羽、商千墨,你們兩個歸順我們天邪界,我們天邪皇會優待你們,還有你秦初也算一個。”看著秦初等人,邪王主宰開口了,在他眼里,囚羽主宰和白虎主宰商千墨是這一戰的關鍵,秦初還差了那么少許。

        “癡心妄想,你要戰,那就以戰力說話!”囚羽主宰戰劍出鞘了,能談么?這就沒得談,她可以戰死,但絕對不會投降,絕對不會讓自己和天界輪回附屬。

        商千墨也是一樣,開口招降,這是對她的羞辱。

        輝月主宰和鎮鳶站在秦初的身后,秦初沒說話,她們也沒說話,秦初的意思就是她們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“你們兩個女人還很有血性,這樣征服起來才有意思!秦初,你這個小渣渣是什么意思呢?她們兩個被拿下,你可就沒有靠山了。”邪王主宰看向了秦初,他看過秦初戰斗,知道秦初戰斗力不錯,不過他覺得秦初年輕,應該是跟著囚羽和商千墨身后混的,自己沒什么主見。

        聽了邪王主宰的話,秦初笑了,“我一直覺得你能發起戰爭,多少是有能力的,可現在發現你就是一傻缺,你調查過對手么?你如果調查過,就不應該說出現在這些話,如果沒調查,那你就連傻缺都算不上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你有資格讓我調查么?”聽了秦初的話,邪王主宰怒了,他是什么人?是主宰,別管是什么出身,他現在是站在天界最頂端的幾人之一,秦初竟然說他是傻缺,這是不給他臉面。

        “呵呵!有沒有資格的,接下來可以用事實證明。”秦初朝著前邊走出了幾步,囚羽主宰和商千墨是主宰,可也是女人,他沒有讓女人頂在前邊的習慣。

        “那你就去死!”邪王主宰出劍了,一劍朝著秦初斬出,他這次過來就是為征服,誰攔路他就要殺誰。

        隨著邪王主宰的出手,他身側的三位主宰動了,囚羽主宰和白虎主宰商千墨也動了,輝月主宰和鎮鳶也迎著一位主宰殺去,今天這是關鍵的一戰。

        拼殺開始。

        首先短兵相接的是邪王主宰和秦初,邪王主宰的戰劍斬過來,秦初的誅邪劍出鞘,神力決和不死不滅身能量灌注右臂,接著誅邪劍就劈斬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咔嚓!

        隨著一聲脆響傳出,邪王主宰手里的戰劍被斬斷了,半截斷劍飛出去,不過被葬天棺收回了內部,秦官是幫著誅邪劍靈搶回來的,他知道煉化武器對誅邪劍有幫助。

        斬斷了邪王主宰的戰劍,秦初誅邪劍上的劍氣迸發,直接刺入了邪王主宰胸口,將邪王主宰的胸口洞穿。

        一招斬斷邪王主宰武器,且將其擊傷,這就是秦初的霸氣。

        劍氣擊中了邪王主宰后,秦初左手抓著葬天棺朝著邪王主宰砸了過去,同時戰斗分身和火焰能量身也出現了,因為邪王主宰也召喚了能量分身。

        看著朝自己的砸來的葬天棺,邪王主宰右手的斷劍朝著葬天棺刺出,主要是葬天棺的壓制力強,他躲避不開。

        咔嚓,砰!

        脆響傳出是邪王主宰手中斷劍碎裂的聲音,悶響聲是邪王主宰右手護體罡氣和葬天棺接觸的悶響。

        秦初這一下暴力砸擊,邪王主宰比第一次吃虧還嚴重,半截斷劍被砸得四分五裂,只剩下手心內攥著的手柄,另外持劍的右臂骨被震斷了多處,葬天棺攜帶的能量也正轟在了他的胸口,多重沖擊直接將邪王主宰擊飛。

        擊飛了邪王主宰,秦初的火焰能量身頂住了邪王主宰能量分身,本尊朝著邪王主宰殺去。

        “說我資格,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垃圾!”接近了邪王主宰,秦初十二系毀滅界域壓制,誅邪劍再次開斬。


   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,建議收藏本站。



   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,如有侵犯版權,請來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處理。











    26选5开奖 中国股票分析师排名 重庆幸运农场规则介绍 用上期奖号计算下期 十一选五任五平刷盈利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结果基本走势图 股票交易规则 极速时时彩有几个 欧美实时股票行情 天津快乐10分技巧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100 捕鸟声音下载 十一选五中奖规则表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今天 福建快三今日开奖手机版 江西11选5常规走势图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1